俞雷離職 資深媒體人王孟龍麻辣點評

導讀:
在俞雷進入家具圈之初,就以拔劍四顧心茫然的姿態指點江山??僧吘谷思腋傻貌毁?,將喜臨門和左右整的有模有樣。當俞雷在左右博鰲論壇走上營銷巔峰的時候,素有毒舌之稱的他更是口無遮攔,雖話語不無道理,但也讓家具這個和諧圈子的一些人如鯁在喉。

迷姐按:這是一篇比較中立的麻辣點評,作為資深媒體人,王孟龍總能以非常理性的中立角度看待問題。正如他指出“家具圈可能不需要俞雷,但是無法拒絕的是變革”,面向未來,才能收獲過去!

家具圈鬧翻天了!

一切都是因為俞雷。

在俞雷進入家具圈之初,就以拔劍四顧心茫然的姿態指點江山??僧吘谷思腋傻貌毁?,將喜臨門左右整的有模有樣。當俞雷在左右博鰲論壇走上營銷巔峰的時候,素有毒舌之稱的他更是口無遮攔,雖話語不無道理,但也讓家具這個和諧圈子的一些人如鯁在喉。

這下終于走了,正好有一篇自媒體發了“家具圈不需要這樣的雷人雷語”的文章,于是大家齊歡樂,借著這個文章各自吐槽,以宣泄長久壓抑不得痛快的憋屈心理,這幾乎成了這兩天家具圈刷屏的主題。

吐槽歸吐槽,道理歸道理。但是誰最有資格評判俞雷在家具圈的所作所為?我認為只有黃華坤老先生了。

企業重金引入某一個高管,絕對不是一拍腦袋的即興演出,更多是對企業現狀優劣的深入洞察。引入職業經理人就是為了給企業注入某種基因,以求改變現狀。這點,黃華坤做到了,給了俞雷一個充分自由的空間,同時也成就了俞雷的驕傲和俞雷的敵人。

所以,大家看到了左右俞雷漫無章法的營銷。忽悠一大幫人參觀充電樁,再到萬人齊跑步,一系列煙花繚亂的表演刷新了家具圈營銷的慣有章法,傳統的沙發也有了趣味的表達。一兩個似乎有想法跟隨的企業也在長跑中落伍,逐漸演變成俞雷的獨角戲??上щm投入重金,但卻做了俞雷演技的嫁衣。這也讓一些高管們寢食難安,因為俞雷在,老板的要求和責難肯定是加了碼的。再加上一句話打翻一堆人的毒舌,俞雷肯定招人嫉恨。

還好,這只跳蚤在哪兒都待不長久。這不,剛剛做到左右逢源的俞雷不到一年又跳到手機行業了,臨別,不消停的俞雷又寫了一篇文章“一個人在途上”,又得罪了一大批人。不僅僅將自己發胖都標榜為閉門苦讀或是筆耕不斷,一句“家具業缺乏讓我興奮的對手”,更是狠狠貶了下過慣安逸日子的家具高管,借題發揮下許久的壓抑也是可以理解的自然了。

不過這種發泄多少是帶著一絲哀怨的。畢竟擺在明面上的事跡不多,所以只有那人品和道德說事兒,這個與我黨丑化政治對手幾乎同出于一個套路,只要說對方是一個大流氓十惡不赦自然所有路線策略都是浮云,俞雷也由此成了一個道德敗壞嘩眾取眾的騙子。

可究竟在騙誰?黃華坤肯定不覺得自己是上當,并且在臨別也給足了俞雷面子,通告中大大感謝了俞雷對企業的貢獻。也難怪,夸大困難或者對手以掩蓋自己努力的不足,這是人根深蒂固的惰性,更何況,俞雷這個鳥人將自己僅有的驕傲比較下去,讓自己在老板面前丟了份兒,自然要踩,狠狠地踩!

話說回來,家具圈真正需要的是什么?家具圈可能不需要俞雷,但是無法拒絕的是變革。刷屏的齊歡樂背后是拒絕變革的本位面具,俞雷只是一個誤打誤撞沖入瓷器店的野蠻人,但是來自于其他行業的跨界打擊絕對不會比俞雷更仁慈,自己不思進取,自然有別人幫著改造你。對于家具圈而言,這種狹隘的狂歡才是真正的自欺欺人。

這不,俞雷一篇小文的傳播量過萬,順便為老東家左右和新東家金立做足了傳播,營銷如戲,全憑演技,俞雷又賺足了眼球。

哎,我股票又虧了,不提這個鳥人俞雷,看盤去也!

相關閱讀:左右沙發回應俞雷辭職傳聞

(原標題:別了,俞雷?。?/p>

王孟龍_1

王孟龍反饋寶創始人,南開大學客座教授,《FT中文網》、《華爾街日報》、《銷售與市場》資深撰稿人。
合肥股票配资